本報訊 退伍不褪色,轉業不轉志。這句話套用在脫下軍裝穿上警服的周丕謙身上,再合適不過。對他來說,穿在身上的衣服變了,但“為人民服務”的理念永遠不會變。
  周丕謙,今年45歲。2006年10月,副營級的他從海軍航空兵寧波場站轉業到高速交警總隊寧波支隊,成了一名普通民警。
  周丕謙的身體不太好,患有輕微腦白質鈣化。一開始,大家以為他轉業後是來“安度晚年”的。然而脫下軍裝,換上了警服之後,他的表現讓所有人大吃一驚。
  舉個例子來說吧,一旦遇上可能起霧或有雨雪冰凍天氣,他總會在天亮前就和值班領導一起敲響備勤民警宿舍的門,一起上路執勤。
  還有一次,一位駕駛員違反了交通法規,周丕謙教育了一番後,開出了罰單,駕駛員不高興了,找上門來投訴他,“聽了你半天的批評教育,最後還要處罰,你是耍我嗎?你這是違反‘規則’!”
  周丕謙向駕駛員解釋:“處罰不是目的,如果我今天不向你講清原因和危害,你下次還是要犯。寧願你記恨我一輩子,我也要你記住這次處罰,以後不再重犯。”
  乾一行,愛一行,精一行。轉業做交警後,周丕謙一直保持著高度的路面敏感性。
  2008年抗雪救災,為了困在路上的大客車乘客能吃上食物,他來回步行7公里為乘客買麵包、送薑湯,自己卻因此患上了重感冒;
  2010年雨雪冰凍天氣多發,他經常在高速公路路面一站就是十幾個小時,下班回家後還要照顧家中患病的妻子和女兒;
  2011年,早已過不惑之年的他仍和年輕幹警一樣上夜班、抓整治,每月的工作量都排在支隊前三名;
  2012年,已患腦白質鈣化的他又被確診為耳石脫落(耳石症),時常陣發性頭暈,但他還是主動請纓,放棄休息,改路面巡邏為固定崗,頭頂烈日,繼續成為違法整治的主力軍;
  2013年9月,周丕謙因患甲狀腺腫瘤、肺氣腫在上海動手術,醫生囑咐他不可再積勞成疾導致病情惡化,他仍一心牽掛工作,在家稍作休養就要求重返崗位……
  周丕謙的事跡,三言兩語根本說不完。被大家稱為“路面狂人”的他,不僅是支隊一面鮮紅的旗幟,更是軍轉幹部隊伍的一根標桿。
  本報通訊員 趙軍 本報記者 陳翔
  (原標題:退伍不褪色轉業不轉志)
創作者介紹

dfogzladoxdd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